去年下半年,上海一些企膠原蛋白業發現,新招聘的一批叉車、吊車司機操作技術不過關,也不懂安全規程,卻均持有“網上能查到”的國家特種設備操作人員證。上海市有關部門獲悉此事後向安徽省質監局投訴,檢察機關介入調查發現,這是一批出自質監部門的“真的假證”。蚌埠市質監局特種設備安全監察科科長周成民制售多達2600本假證。安徽省去年還查獲了該省質監局工作人員江麗娜等人涉嫌收受巨額賄賂,為行賄企業違規辦理白酒生產許可證的案件。(7月27日新華網)
  安徽省質監系統曝出的這幾起“真的假證”案件,而今已鋃鐺入獄的前公職人員的作案手法其實並不高明。周成民是與中介公司合作,後者在網上招徠生意,前者則直接為其辦證,並負責將辦證結果上傳至全國特種設備作業人員公示網。江麗娜一案的“賣證”方式更是讓人哭笑不得,江麗娜只是安徽省質監局工業產品生產許可證審查中心商務中心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員,負責打印、發證等事務性工作,將合格白酒企業的證件副本截留,打印上向其行賄的企業名稱並私自編號,實現“一證兩用”“借證謀利”。
  值得關註的是,上述案件案發,並非周成民和江麗娜拙劣作案被質監系統的業務管理、監督內審等環節洞察,而是源自發證對象“太不註意”。周案案發,按照新華網報道介紹,是因為買到假證的司機在上海上崗,操作水平太過業餘,又“恰好”遇上了較真負責的企業方和上海市化療飲食監管部門。江案被牽出,是買到假證的一家白酒企業卷入了輿論質疑(國家規定1999年9月後不再新發放白酒生產許可證,買證企業設立於2010年卻“破格”獲得了許可),再帶出“白酒辦證腐敗案”。也就是說,如果司機的技術水平不是那麼糟糕,辦理假證的企業行事低調一些,周成民和江麗娜等人各自的貓膩很可能就不會那麼快被查出。
  先來看周案。周成民伙同中介公司大發假證,並通過互聯網兜售,這是一個充滿破綻的假證生意。按理說,周成民所在SD記憶卡的蚌埠市質監局對一個科室的負責人的業務工作,不應該毫無知情。上級質監部門及紀檢監察機關應查明究竟是蚌埠市質監局的業務管理沒有遵照監督管理流程,還是質監系統普遍意義上的監督管理流程根本不起作用。如果一個特種設備安全監察科科長可以隨心所欲辦證並上傳備案信息,還可以很長時間不被髮現,就說明至少在地級市質監部門的權力運行與監督上存在不容小視的制度性漏洞。
  更大的漏洞出現在全國特種設備竹北買房子作業人員公示網。這個由質檢總局直管,負責全國範圍內特種設備作業人員、安全監察人員、鑒定評審人員等人員資格申報的網站,居然不能第一時間捕捉到短期之內一個地方迅速增加的特種設備作業人員備案這樣的異常信息。從某種意義上講,此漏洞若不及時予以堵塞,國家和省市質監部門不能形成對此類異常信息、異常操作的捕捉判斷能力,全國聯網查詢“國家特種設備操作人員證”的平臺,就必然會為一些地方的質監部門經辦官員設租勒索及批發辦假證提供持續的便利。
  江案說起來,簡直就是一起黑色幽默的現實版本。一個管打印和派發證件的辦事員也可以覓得尋租設租的良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安徽省質監部門的業務管理混亂到了什麼程度。安徽省質監局官員解釋稱,當初“設立工業產品生產許可證審查中心,原本就是為了分離權力、防止腐敗,業務處室負責審批環節,審查中心負責受理、報送、發證等事務性服務”,沒想到“防住了權力主體,服務環節出了漏洞”。江案案發後,該局為此進行了一番改革,撤銷了許可證審查中心,將許可證審批業務全部放到安徽省政務中心窗口。這種解釋和問題解決方式,都不能令人信服。如果說江麗娜扣下合格白酒企業的證件副本的操作還具有一定的隱秘性,較難受到監督,但其私自給假證編號,並使得假證最後變成可供查詢校驗的“真的假證”,整個環節也沒有受到影響,未見質監局及其下屬的工業產品生產許可證審查中心的監督機制發揮過作用。
  筆者贊同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的觀點,“手握質量安全把關權的質監部門,更應用好、管好手中權力……(應)重點解決管理、監督鬆弛的問題”。安徽省、蚌埠市質監部門接連曝出“真的假證”醜聞,深刻的反映出質監部門的業務管理和監督管理質量低下,制度形同虛設。
  如前述,國家質檢總局主管的全國特種設備作業人員公示網,也沒能發揮識別異常(腐敗)信息的作用。質監部門不僅需要開展一番徹底反思,切實完善內部和外部監督架構,確保監督機制不再虛設,而且還應本著“簡政放權”的改革思路,重新評估對各類各領域企業和從業者的資格審查模式,廢止過多過濫的準入審查,將執法和監督資源更為集約化和高效的投入到事關社會和經濟運行質量、安全的少數審查項目之上。
  文/鄭渝川  (原標題:質監局辦出批量假證,監督到哪裡去了?)
創作者介紹

bathing

bxzvgahq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